俄罗斯贵宾会下载一头奶牛如何“互联网 ”刘永好:靠包养

互联网是一个潮流,是一个新潮,是一个新鲜事,未来发展是一个估值最高的,年轻人最喜欢的好东西。而我们的产业跟它差距比较远…

刘永好:一只猪一头牛如何搭上“互联网 ”的快车
随着《政府工作报告》中“互联网
”概念的走红,国家在大的政策方向上正式确立要引导传统产业与移动互联网…
刘永好:一只猪一头牛如何搭上“互联网 ”的快车
随着《政府工作报告》中“互联网
”概念的走红,国家在大的政策方向上正式确立要引导传统产业与移动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的深度结合。
以此为契机,在近日召开的2015中国企业家两会沙龙上,来自衣食住行领域的企业家们就产业互联网时期的痛点和机遇展开交流,因为没有来自互联网行业的企业家出席,沙龙成了传统产业企业家间对互联网转型的内部经验分享会。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也参与了讨论,他认为规模化的农业生产是城市化和市场倒逼的结果,他用新希望的具体案例叙述了现代互联网技术和思想正在如何颠覆农业生产和资源配置,以及一只猪和一头牛要如何搭上“互联网
”的快车。 下面是刘永好演讲整理:
互联网是当今的潮流,深受年轻人喜爱,产业估值也是最高的。而农业已经有一两千年的历史,据考证,养鸡甚至从石器时代就出现了。面对互联网时代的新格局,传统农业要如何转型和发展,是我们一直思考的问题。
农村规模化养殖是市场倒逼的结果
我们的产业过去的状况是怎么样?家家户户都养猪,养得都不多,一头牛,几头猪,十几只鸡,这种格局一直持续好多年。最近这十几年变化特别大,规模养殖逐步成为一个格局,成为一个体系,成为一种潮流。
为什么呢?是市场倒逼的结果。
越来越多的人进城务工,农村劳力流失严重,如果在农村一年不挣够2万元,就留不住人。而现实情况是,一只鸡挣一块钱,那么你需要养至少两万只鸡才能净赚两万,所以养殖必须规模化。
现代农业是大数据应用的沃土
那么问题来了,要养二十万只鸡,需要很大的投入。于是农民说我自己出点钱,银行再贷一点钱行不行?不行!银行往往不给贷,俗话说“家有万贯带毛的不算”,银行不认这个,因为鸡中间病了死了,最后能剩下多少没法清点,这就导致农民融资非常难。
为了解决资金问题,一些农民只能求助地下钱庄,这样成本非常高,弄得好收益不错,弄不好血本无归。怎么办?除了需要国家的支持,比如让信贷利率低一些等等,还可以通过建立更加完善的互联网农村金融体系来辅助解决,这就涉及到金融领域的创新了,什么能够担保,用什么方式来担保,怎么样组织有效的金融服务,虽然这一块方兴未艾,但依然大有可为。
一旦有了充足的资金,投资农业是不错的选择,但这个投资不是简单的投资,按照传统爷爷咋样我咋样一定不行了,一定得使用科学现代化的方法,这就是转型。我们的品种一定是经过精心选育的,我们饲料必须是转化率非常高的,我们用水用料也要完全讲科学,可是实现对温度的检测,对氨气含量的检测,对细菌指标检测,用水量和光照控制。通过互联网我们能够尽可能减少用人,尽可能由半自动化向自动化迈进。
大家都说现在动物吃的激素太多了,实际上是因为牲畜生病,有些农民不懂得对症下药,就把能用的药全部用上,导致药品残留过多。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同样是移动互联网。如果规模养殖的鸡鸭生病了,可以通过手机拍照,传送专家咨询,专家配合数据诊断,就能八九不离十地指导用药,实际上就是将我们最传统的农业跟大数据、云计算和移动互联紧密地结合起来。
另一方面,包括大数据和信息化等对于我们准确地核算猪周期同样有很大帮助。以前猪多了,市场销售价格就便宜,农民就会减少饲养数量,而猪养少了,价格就会变高,同时猪经济是有波动周期的,因此不是价格高就一定要多养,靠经验不准确,这时就需要通过大数据的研究帮助分析,科学地判断该养不该养。猪周期预测准了,国民经济就能预测准。
云牛奶:“四奶”包养背后玩法多
在这个格局里面,我们农村的产业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大家都在做尝试,都在看,当谁走得好走得快就可以在新一轮发展中奠定基础,就能够走在前列。作为业界的龙头企业之一,新希望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的研究和尝试。
如今老百姓注重更加个性化的食品,看重安全性,拿牛奶来说,要保证牛奶中的有害物质含量要少,就要从水、饲料、养殖环境全方位考虑。北京周边雾霾天气那么多,在这要产好牛奶确实有难度,那怎么办呢?我们经过考察决定选址在云南洱海,那是中国环境最好的地方。我们在整个生产流程中做了严格的保护措施,污水净化,我们用最先进的技术手段进行养殖,安装定位摄像机,对挤奶、消毒、饲料、空气检测、水质检测等一系列环节实行监控,再通过互联网销售。
后来没想到很多家庭提出来要包养我们的奶牛,我们于是开展了包养业务,不是包“二奶”,还是包“四奶”,因为牛有四个奶头。通过包养一头奶牛,他可以获得一年将近十吨奶的产量,可以与亲朋好友分享,通过微信下单,快递直达,方便快捷。
后来我们还开展了一些有趣的服务,比如说奶牛的主任想给自己的奶牛打扮一下,戴朵花,想要早上起床就能看到它,想要看它吃草看它走路,这本来就是个乐趣,类似之前风靡的互联网种菜偷菜的游戏;养牛也可以选择期限,可以养一年可以养半年,你不养了还可以转让,转让的话价值高了还可以“炒期货”,买的时候是五万,第二个人买变成六万七万了,这又是新的一种方式。
农业这个最为传统的行业也在发生巨大的变化,里面内含丰富,这就是养殖格局的变化,互联网金融的变化,互联网技术服务的变化,互联网市场推广的变化,这既是现状,也是机遇。
痛点仍是食品安全 规模越大风险越大
如今的痛点仍然是食品安全问题,当你规模小的时候很好控制,我可以亲手去做,只要良心在,认真去做一般不会出太大问题。但规模足够大了,比如我们企业有几万员工,有几百个工厂,鸡鸭数以亿计的时候,就不是你自己控制,而是由一系列农民、农场主、农业体系来做,当某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就会威胁整个系统。大家不会说是北京燕郊什么村的李四出了问题,而是说新希望出了问题,一只鸡有毛病被发现了,人家就会认为你十亿只鸡都不行。
造成食品安全问题的因素很多,有些是原料的问题,有些管控的问题,有些自然环境的问题,这方面还有赖于社会环境保护,远离污染地区,我们云牧场第一个建在云南。第二个建在澳大利亚,第三个建立在新西兰……以澳洲为例,澳洲的土地、农业与食品资源与中国市场存在巨大的互补性,我们把这些资源更好地组织利用起来,在当地养牛当地加工,送到我们消费者,满足中国市场的需要。

互联网是一个潮流,是一个新潮,是一个新鲜事,未来发展是一个估值最高的,年轻人最喜欢的好东西。而我们的产业跟它差距比较远一点,因为我们可能有一两千年的历史,这个行业是最最古老的,我看记载,中国养猪有三千年历史,养鸡更长了,我看人类从石器时代就开始有了。这样一个产业面对新格局互联网,确实也面临一个极大的转型和发展的问题。

过去四川有一句话家家都养猪,养得都不多,一头牛,几头猪,十几只鸡,这种格局一直持续好多年,最近这十几年变化特别大,规模养殖逐步成为一个格局,成为一个体系,成为一种潮流。

为什么呢?这是市场倒逼的结果,必须规模化,一只鸡挣一块钱已经很不错了。养二十万只鸡投资很大的,农民就说我自己撮一点钱,银行再贷一点钱行不行?银行往往不给贷,带毛的不算,鸡病了死了也没办法清点,这就导致农民融资非常难。

有钱人在农村投资养殖业,做这样投资其实蛮不错的,这个投资不是简单的投资,按照传统,爷爷咋样我咋样,这一定不行了,一定是科学现代化的,我们的品种一定经过精心选育的,我们饲料必须转化率非常高的,我们用水用料这是科学的,完全讲科学,传统的经验显然不行了,这就是转型,而这种科学现在跟互联网结合起来,比方说温度的检测,里边氨气含量的检测,你的细菌指标检测,用水量光照控制,尽可能减少用人,尽可能的实现半自动化向自动化迈进,在半自动化向自动化迈进过程中,互联网物联网这些东西就大有用武之地了。

另外一方面这种规模化的养殖,怎么解决鸡鸭病,又有一个叫做看病治病通过互联网的方式,进行一些看病治病咨询服务,另外一方面市场的销售一会儿猪多了价格便宜,有时候多了以后少养,少养了以后这个猪价格非常高,这非常难平衡。猪经济是有周期的波动的,既然是波动周期,怎么样预测这个东西,这个没有其他办法,也没有其他经验可做,就是要大数据,通过大数据的研究分析判断建立一个模型,通过建立这个模型研究分析判断,就能够告诉你该养不该养,这是非常重要的。确实猪周期不好弄的,猪周期要控制靠什么,靠大数据,靠信息化。

现在养猪养鸡,农民通过地下钱庄融资,这样成本非常高,很多企业倒了垮了。但实际上又给农村互联网带来机会,假如说我们成立农村互联网金融公司,通过众筹或者通过什么方式,来获得一些资金,然后再把它发给我们所需要的农民朋友,让他们建猪圈进行规模养猪,。这个已经有不少人尝试了,但弄得好收益蛮高,弄不好血本无归,怎么样去做好这个工作?也提准备金,同时也希望得到国家的支持,信贷的价格利率要低一些等等,这些就是金融的活了,怎么样能够担保,用什么方式来担保,银行为什么要给你,能不能还给它,怎么样组织有效的金融服务,这叫互联网农村金融体系,而互联网农村金融体系的发展,现在是方兴未艾,很多人开始在考虑研究,现在还没有成熟的一条路,这又是一个方面。

另外农村的技术服务,这对信息化带来新的意义。比如说鸡鸭生病,可以通过手机进行治疗,农户现场拍照通过移动互联网传送给我们的专家,专家一看问了一些数据就大致八九不离十,再经过大数据的运算,就能够指导他用药。这样可以少用药,大家都说动物现在吃的激素太多了,农民不知道它得什么病就滥用药,本来该用这个药,把一二三四五六种药都用了,老百姓吃那个鸡的话药品残留就过多。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要靠科学,又要靠大数据,又要靠专家。

当你建立大数据体系,云计算的体系,就能够合理指导用药,实际上这就是说我们最传统的产业又跟大数据、云计算和移动互联结合起来。在这个格局里面,我们农村的产业正在发生剧烈的变化,而大家都在做尝试,都在看,看谁走得好,当谁走得好走得快就在新一轮发展中奠定基础,就能够走在前列,而我们集团在这行业里面当然是龙头企业,是做得最大的之一,所以我们在这方面做了很多的研究,做了很多的工作。

另外一方面,城里面老百姓的需求也变化了,就说他们需要个性化安全的,有特色的这个产品,现在你看牛奶一会儿供不应求,一会儿有这样乱七八糟太多问题,实际上老百姓最担心的还是安全问题,这个安全问题怎么样解决,拿牛奶来说,牛奶它要产奶,它的有害物质含量要少,怎么样保证杂质有害物质少,要从水、饲料、养殖环境,北京周边雾霾天气那么多,pm2.5都在过滤,它产的牛奶就能够特别好吗,确实有难度,那么怎么办呢?所以说我们也在想,想过去想过来,干脆我们到中国最好的地方养牛。云南洱海那个地方特别好,我们在这方面做了严格保护措施,污水净化,我们用最先进的技术手段进行养殖,按照摄像机定位挤奶、消毒、饲料、空气检测、水质检测等等一系列做下来。

我们通过互联网销售,没想到很多家庭提出来我们要包养牛,因为他包养一头,一年产将近十吨奶一头,他就把他牛奶变成一个友谊的桥梁,给亲人们都订一份,通过快递直接送,填个表你想送给谁就送给谁,通过微信就解决所有问题,通过手机就能解决所有问题,钱又不多又拉动这个情感,云牛奶是云南产的牛奶,是彩云之南的牛奶,这个东西就是新的变化。

进一步的,我包养的牛,我要看到它,鞭子上给它带朵花都可以,你要愿意早上起床就看到它,它大眼,你小眼,看到它在吃草看到它在走路,这本来就是个乐趣,互联网游戏里面也有一些种菜偷菜,这个养牛,可以养一年可以养半年,你不养了可以,可以转让,转让的话价值高了不够了,还可以炒,买的时候是五万,第二个人买变成六万七万了,这又是新的一种方式。

老百姓需要的是什么?需要的是安全健康,看得见,摸得着,信任。空气也好,水也好,24小时摄象头都看着它,你看得见谁在做什么等等。这就是说都依靠到互联网,没想到市场反应非常好,有很多高端群体他们把它做一种。既是爱心养了动物,又是放心,那么同时也有乐趣。

从养云牛奶看互联网对我们传统产业的影响及深化,我觉得这样非常个性化的这种养殖,既提升了它的安全性,同时提升了价值,又给社会和市场带来价值,这种趋势逐步在呈现,我们只是举了一个例子,类似还很多。

现在有两千年历史的这个传统的农业,也在披上互联网的翅膀发展,在这个格局里面谁走得快谁走得前谁发展,否则会有可能被淘汰,以前讲规模,要规模我们是最大的,全中国我们饲料是第一,养鸡鸭一年十多亿只,没用,现在不讲规模,现在要讲创新,要讲变革,要讲服务,服务要讲老百姓认同,要讲市场,要讲一个黏性。

这些最传统的最简单的行业也发生这样的变化,这就是养殖格局的变化。互联网金融的变化,互联网技术服务的变革期,互联网市场的推广,这些既是现状,也是个机遇,如果我们不做一些创新变革,那么确实就很糟糕,大家都亏亏亏,通过这样卖了牛奶,就不是卖牛奶是卖一种生活方式了,这就是农村互联网现在发生的一些故事。

一头牛,买一头牛,进口两万多三万多,但是你委托别人养,你还得给饲养员饲养费,饲料费还有适当的运费,这个价格是市场决定的,不是说你想卖多少卖多少,我说一块钱,结果另外一个马上就涨到一千块钱,另外一个人涨到一万块钱是这样来的,这个价格不是我们卖家来定是由买家定,讲了很多故事传上来我将会联络多少同学,把其中一部分送给小学生这些爱心又加分,最后中等报价来了。

食品安全问题,当你规模小的时候好控制,我亲手去做,只要良心在,认真去做,一般不会出太大问题。但规模大了,我们企业有几万员工,有几百个工厂,鸡鸭数以亿计的时候,不是你自己控制,是有一系列农民农场主农业体系来做,这时候某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你在北京什么燕郊什么村长李四出了问题,就说新希望出了问题,这是最大的问题。由于规模大了以后,十亿只鸡,一只鸡有毛病一旦发现了人家说你十亿只鸡都不行。

食品安全问题,因素很多,有些是原料的问题,有些管控的问题,有些自然环境的问题,这方面还有赖于社会环境保护,远离污染地区,我们云牧场第一个建在云南。第二个建在澳大利亚,第三个建立在新西兰,新西兰有一个牧场特别好,你要搞破坏都不太容易,而在当地生产当地养殖当地加工,另外在德国在法国,我们把这些资源组织起来,在当地养牛当地加工,送到我们消费者手里。你看云南,你再看澳大利亚,我们有澳洲云牛奶,有新西兰云牛奶,德国云牛奶,法国云牛奶,这样也可以轮着,那么你的视频不但看到牛,你也看到这种绿水青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